✅ WWW.28686.COM 本域名已停止使用,点击进入最新官网!

2019-07-20 01:25:33

发布时间-|:2019-07-20 01:25:33

就这样大家聊着说着帐篷里时而漂出陈陈笑声,而大山是我们唯一的听众。加快脚步看前面有没有好的地势可以扎营,穿过一片树林又是一个陡坡,风越来越大,那时开始已经冷得有点受不了了,最后看到前面出现一个U型山口,那里是没办法扎营的,那里是风最大的,我们决定越过U型口到右边半山腰那背风斜坡扎营,此时此刻是进退两难,天已经黑了,手电也开始用上,最主要的是冷,说真的我宁愿零下跳到水里也不愿站着吹这么大风,我们5个人都冷得僵硬了,赶快拿出一个帐篷,5人合力支了起来,但手不听使唤了,好冷真的好冷,我当时只知道我的手指已经没感觉,没有办法拿好一支棍子,其它人我想都是同样的情况,五个人花了10分钟来支一个帐篷,这个时间对当时的我们来说真的太长了,估计再呆多10分钟没支好估计真给冻死不成。

此时已是11点。

有时会因为路线和贫口花不少时间,但这也正好体现了我们每次户外的乐趣。

路线:新洞-上斜-峡洞-高幛顶-大草坡-船底顶-乱石坡-水渠-平坑-罗坑(两天)(实际用了三天)背包重量40斤(男)28斤(女)12月29号3点坐上往韶关的火车,经过4个小时的车程,我们来到了美丽的韶关。即使当时情况比较艰难,老杨时而说些轻松的话题来放松下心情,老杨是东北汉子,低温天气对他来说习已为常,所以当时大家都把希望寄托在他身上。

对最胆小的嚥子,对其手抓哪里,脚踩哪里,在最初的时候都一一做了安排。

对最胆小的嚥子,对其手抓哪里,脚踩哪里,在最初的时候都一一做了安排。

这时没人敢再出去帐篷外面,出去两分种基本不会走路的那种,大家衣服都是湿的,只有拿备用衣服换上,由于衣服都有用垃圾袋包着,所以没有湿,但睡袋没有另外包,长期在这种风雨的吹打下,背包防水功能也不起作用,有很大部分都湿掉了,没法盖,更可恶的是半夜时帐篷给吹断了支架断了一支,没办法只,整个帐篷塌了下来,开始5个人在里面还可以撑一下,但时间长了没办法,最后决定重新在支另一个帐篷,旁边不远有块相对平缓的空地,虽然地面有很多石块,但总比现在塌掉的地方好,大家在老杨的指导下合心合力重新支起了一个帐篷(这次我们带了三个双人帐,都是双层防雨的)就这样,5个人缩在一个帐篷里保持体温,狂风发出呼呼的声音撕打着帐篷。

而我们的装备丢的到处都是,鞋子、背包、登山杖,都结上了厚厚一层冰。

有时会因为路线和贫口花不少时间,但这也正好体现了我们每次户外的乐趣。

出于安全没办法要破坏些小树枝和草做为搭帐用七娘山之草窝,跟我们船底的帐很相似鞋子硬如砖头,只能用袋子包着脚才能穿。

上周掉到燕子崖的那个女孩子,靠山泉水支撑了三天就是实例,如果没有水,结果可以预见!我在鸟巢上面最后一个水源备1.5L泉水也是为不时之需!  关于毒虫,一直要考虑最后的队友,很长时间我都不能走在最前面,所以我一直提示走前面的队友眼睛呀看清楚才下脚,还告诉她们我在梧桐山看到过小青,我有队友还抓到过大蜈蚣(有帖子)。

漫漫长夜如度夜如年,巴不得天快点亮起来。

凌晨5点半大家早早就起床洗刷吃早餐收拾好行囊6点就匆匆忙忙就出发了,些时依然下着小雨。那是13年元旦,之前一直听说船底顶的风采,所以我们提前一个月做准备。

通过前我都逐一先试过能否借力。雨小了很多,因为之前看天气预报不会有大雨,和考虑到包体积问题,不想再给40斤的背包增加负担,所以我们只备了一次性雨衣,最后发现包太大根本包不下,所以只能包着背包,我干脆穿着,因为包有防水功能,这些雨不至于包内的东西湿掉。

对最胆小的嚥子,对其手抓哪里,脚踩哪里,在最初的时候都一一做了安排。

最后我们在江边转了一圈发现旁边有个中山公园,那里是理想的扎营地点,经过几番周折,终于宝安大哥让我们在里面露营。

出于安全没办法要破坏些小树枝和草做为搭帐用七娘山之草窝,跟我们船底的帐很相似鞋子硬如砖头,只能用袋子包着脚才能穿。